渔港春夜第一集
 
简介:
 
? ?? ?告别了繁华的都市生活,张文收拾起行李带上养父的愧疚回到了与世隔绝的渔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的陌生和熟悉——一个远离繁华喧哗,传统而又落後的地方。
 
民风虽然算不上淳朴,但绝对是封建。寂落的海潮,潮湿的海风在这里吹过。
 
从大城市回归的张文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一个没有交通号志,交通不便的海湾小渔村;一个个美丽而又性格各异的美人,娇艳性感的少妇,天真可爱的萝莉,还有自己至爱的亲人。
 
当尝试到了男女之欢的快感时,张文不可避免的堕落了……
 
第一章◆贫穷小村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张文真的不敢相信在已经信息化的二十一世纪还有这麽落後的地方,下了火车後坐了七个小时的汽车走山路。走完山路又走了五个小时的沙石路。现在居然还要跨过一条小河才能到达目的地?虽然沿途有很多比起所谓的风景区还漂亮的风景。但张文早在这样的颠簸下弄得精神疲惫没有心思去观赏这一切。
 
一路上张文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古代,为什麽没看到最基本的电线竿子。甚至连几户人家都没有,偶尔路上还爬过几条蛇或是跑过老鼠。看它们的样子似乎对人类反而觉得惊讶,这到底是什麽样的一个鬼地方啊!
 
孤单一人坐在河边的时候张文有点欲哭无泪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喝了一口後喝水还有一种自然的甘甜,但就是这样一个城里人会去追逐的原生态河流,居然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看见半个人影。甚至连手机都没有半点的信号,这,这是在地球上吗?
 
「小夥子,你在这做啥子?」
 
就在张文垂头丧气的时候,突然河上划来了一个竹排,上边一个卷着裤管。光着膀子的老人远远的喊道。
 
张文擡眼一看,老人戴着一顶破旧的斗笠。脸上的胡子被风吹得摇曳不定,脸上挂满了岁月的沧桑。身材瘦下但却显得特别结实。马上就像见了救星一样的喊了起来:「老人家,我要去五挂村,能不能送我过河啊!」
 
「行,你等一会,我收完这一网的!」
 
老人痛快的答应了,将鱼网慢慢的拉了起来。
 
张文这时候才算安定了一些,待到老人的竹排划过来的时候。赶紧千恩万谢的上去,虽说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但还是让张文稍微的有了一些安全感,毕竟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是被蛇什麽咬了那死这都没人知道了。
 
「小夥子,咱们这挺久没来外人了。你找谁啊!」
 
老人打量了一下张文,虽然对他一身的休闲装和背後的大包裹感到有些奇怪。语气有些警惕的问道。
 
「我去五挂村找人!老人家,这下了河还得多久才能到。」
 
张文如时的回答,不过想起这一天遭的殃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要是到岸还得走几个小时的话,直接在这投河吧!
 
「约莫一刻钟就到了!」
 
老人说完後又问:「咱们这十多个村,已经很少有外人来了。你找的哪户人家你告诉我一声,我引你去得了。省得还迷路就不好了!」
 
「我去陈桂香家。」
 
张文一提起这名字就有点别扭的感觉。
 
「哦,是去桂娃子家啊!行,你放心吧,老叔在这活了六十年了,谁家我都认识。」
 
老人家哦了一声後拍着说道。
 
「嗯,好的!谢谢您了。」
 
到岸以後张文习惯性的从兜里拿出十块第递了过去。
 
「这,这啥意思。俺这渡河没人给钱的。」
 
老人见了这张钞票明显眼睛亮了一下,但马上推辞道。
 
「呵呵,老人家你就收好吧!以後还可能麻烦你呢。」
 
张文笑呵呵的将钱硬塞到了他的手里。
 
「好,有啥事用得着我老头子的你尽管说。」
 
老人这次也不推辞,眉笑眼开的将钱装进了破旧的裤兜里。
 
一路走一路和老人打听情况,越听张文的心越凉。这,这真是在繁华的都市吗?整个村子的用电就靠一根普通的线从别的乡牵过来的,偶尔用的人多了还马上就断了。平时的时候还点着油灯,一村平均一台黑白电视。十多个村子就一个破旧的学校,还没有老师。平均文化水平连小学三年级都不到!会写字的不多。
 
更值得一提的就是很多村子都是靠在海边的,海难死人也不少。能走的出去山外边就没一个想回来的,所以村里还是保持着原始或者说是落後的生活。房子大多都是旧的土坯房,在这连砖头砌的小房子都是一种有钱的象徵。张文听得都打冷战了,难道自己的老爹真是从这麽一个小鱼村走出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真能理解当初他为什麽死都不愿意回来这个地方。
 
「呐,这就是桂娃子的家。」
 
老人领着张文到了一座在半山腰的土房子前面,指着说道。
 
张文一看这还能住人吗?所谓的围墙全是用枯枝烂叶围起来的。说是在村里但放眼望去最近的人家起码都有五百米的距离,院子里一片的萧条和落败,房顶上的稻草乱七八糟的一片。土坯墙上有的东西都掉灰了,看起来半点生气都没有。
 
「谢谢你了!」
 
张文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始终鼓不起勇气走进去。
 
「娃,你是张候明的孩子吧!赶紧进去吧,桂娃子都盼了你十多年了。」
 
老人似乎看穿了张文的心事,叹了一口气後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好!」
 
张文见自己的身份被揭穿,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再次向他道谢以後,蹒跚了一会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虽说小院子不大,但里边的庄稼和小菜田都收拾得乾乾净净的,张文还没等走近就看见一口小井边蹲着一个女人正在砍柴。
 
「你好,这是陈桂香家吗?」
 
张文说话的时候怯生生的,心里一跳一跳的既是期待女人转过头来。又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麽去面对这陌生的一切。
 
女人慢慢的转过脸来,有些失望的是并不是张文想像中四十多岁慈爱的容颜。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一脸朴实微笑的女人,虽说长得不算是绝色美女吧,但那种朴素纯净的感觉却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身高一六零左右,曲线都被肥大的花布杉和彩色裤遮掩住,整个人显得有些瘦弱,但却焕发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秀美的眼里满是惊讶。
 
张文和她相视而望的时候不禁啧啧的赞叹,即使是素面朝天的打扮也掩饰不住她的清新脱俗,简单的打扮,朴实的衣物。不带任何做作的笑容,比起那些电视上花枝招展的明星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你,你是小文?」
 
女人疑惑了打量了张文几眼後,突然高兴的叫了一声,眼里满是不相信。但脸上却是有些欣喜若狂。
 
「是!」
 
张文对於眼前的女人越来越觉得熟悉,虽然自己是五岁的时候才跟父亲走的。但孩子时代的印象早就已经模糊了,眼前的女人居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让人顿时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女人突然哭了出来,像发疯一样的把刀往旁边一丢,哭喊着冲过来一把将张文抱住:「小文,你怎麽才回来啊!你你,你都走了多少年啊。」
 
张文有些不知所措的被抱着,根本没心思去享受软玉温香入怀的感觉。女人马上就哭得话都不会说了,秀美的脸上全是泪水。
 
「小文,你等一下。我去喊妈回来!」
 
女人突然又擡起头来高兴的一笑,边擦着眼泪边跑了出去。
 
张文有些蒙了,脑子里怎麽样都适应不过来这样的变故!印象里自己应该是有一个姐姐,但对於她和妈妈的印象都已经没了。只记得小时候在村里的泥路上玩耍过,脑子一紧张不由的有些害怕一会将要见到的亲生母亲。
 
「你谁啊。怎麽在我家?」
 
就在张文深思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听起来奶声奶气的让人感觉特别的柔软。
 
张文回头一看,顿时就萌了。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啊,短短的头发柔顺细腻,小脸上洁白无暇。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珠子透露着一种灵性,小巧的鼻子可爱无比,小小的嘴巴正咬着一根叫不出名字来的植物,可以看见里边那的小牙,鼓鼓的腮帮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让她更加的迷人。正睁大了眼睛有些敌意的看着自己。身高也就一米二左右,看起来娇小玲珑的特别惹人怜爱。大概的打量了一下,张文还是忍不住为她打出了高分。虽说个子看起来就一米三的样子,身材也是挺平板的。但这就是萝莉的魅力所在,小巧的脚丫子正调皮的一动一动,让人有种想上去摸一摸的冲动。一身说朴素是在夸奖,应该是破旧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迷人的娇体,当真是怪叔叔的最爱呢。
 
「喂,我问你呢!」
 
小女孩见张文直沟沟的看着自己,眼里并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是有些生气的往前站了一下!
 
「哦,我是来找陈桂香的,你是谁啊?」
 
张文反问道,心里的狼性慢慢的苏醒驱赶了一天的疲劳和心里的紧张。甚至在想如果能把她好好的洗个乾净的澡,换上一身漂亮的公主装。那该是多让人赏心悦目的事啊,这样的萝莉就该好好的疼爱才对!这一身破衣服简直就是在玷污她的美丽。
 
「找我妈干什麽?」
 
小女孩後退了一步警惕的问道。
 
晴天霹雳啊,这样萌人的萝莉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张文顿时就有些发傻了,上天怎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心里才刚盘算起伟大的养成计划你就这样无情的打击我,太伤心了。奶奶个腿的。
 
「你叫什麽名字?」
 
张文强定了一下心神,面对着妹妹还有些戒备的眼光。用一副异常温和,温和到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目光看着她。
 
「我干嘛告诉你,你是谁你还没告诉我呢!」
 
小萝莉撇了撇嘴後说道,小嘴歪歪的特别可爱。
 
「一会我再告诉你,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怎麽叫你,总不能叫你小丫头吧。」
 
张文继续的诱惑道。
 
小萝莉想了一会,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还是不告诉你,你要是贼的话那我不成傻子了吗?」
 
张文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了,这都什麽逻辑啊:「你想想,我要是贼的敢大白天的站在这吗?而且是贼的话谁在院子里站着,早就进屋去翻东西了。」
 
小萝莉用一副嘲笑的语气说:「你就在这骗我吧,白天都能闹鬼。为什麽不能出贼!」
 
靠,这孩子谁教的?水火不进,油盐不侵。张文心里暗骂了一下,这时候刚才出去的女人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没干的泪痕。看着张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文,咱们先进屋吧!妈不知道上哪去了,没找着。」
 
「姐,你认识他啊?」
 
小萝莉蹦蹦跳跳的跑到女人的旁边撒起了娇。
 
张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想叫声姐吧。但字一到了喉咙口好像卡着了一样怎麽都叫不出来,女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没有多说,笑笑的走过来,拉起张文的手就朝屋里走去:「在这就别拘谨了,咱们进屋再说吧!」
 
「姐,他到底是谁啊?」
 
小萝莉跟在後边好奇的问道,眼见姐姐和眼前的男人这麽的亲热。难道是姐姐的对像?
 
女人也不言语,进了里屋以後让张文坐到了小炕上,殷勤的倒来水後看妹妹还是一脸的好奇,笑呵呵的解释起来:「小妹,这就是你哥哥。」
 
张文对於小萝莉的喜爱,不管是出於还是亲情都是那麽的热烈,眼见小萝莉惊讶的样子,小嘴都可以放鸡蛋了,溺爱的将她柔软的小手牵了过来。一边摸着她柔软的头发一边亲热的问:「现在可以告诉哥哥你的名字了吧!」
 
「我,我哪来的哥哥?」
 
小萝莉似乎还有些不接受这个现实,表情有些茫然的问道。
 
女人也不计较,坐在炕边後眼里还泛着泪光。看着张文说:「你哥哥走的时候你还刚出生呢,妈妈以前不是老念叨吗?你应该知道的啊!」
 
「哼,谁知道啊。我根本不认识他。」
 
小萝莉似乎对张文有些敌意,冷哼了一声後跑了出去。
 
「小妹!」
 
女人在後边喊道,但小萝莉还是头也不回。
 
张文这下就有些难堪了,原本以为会来个兄妹团聚。和和美美,痛哭流涕之类的感人画面,没想到妹妹一个转身就走了。顿时有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感觉。女人似乎察觉到了张文的想法,赶紧坐过来了一些後说:「你别生气,小妹虽然调皮了一些。但也是个好孩子,大概是今天有点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
 
「嗯,我知道!」
 
张文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说道。
 
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又有了笑容。殷切的说:「小文,你走的时候才刚五岁,还记不记得姐姐了。」
 
张文本来是想编一个谎,但看着姐姐脸上满是期盼的表情。想了一下还是老实的说:「不太记得了,走的时候还太小。」
 
女人似乎也不在意,甜甜的笑了一下後说:「那你就得好好记得了,我比你长两岁,今年十九!名字叫张少琳,小妹今年十二,名字叫张少丹。可别再闹出笑话来了,要是妈回来了看到你连我名字都记不住那就完了。」
 
「呵呵,我知道了。名字真好听!」
 
张文尴尬的笑了笑。
 
气氛顿时又沈默下来,张少琳看着张文一脸的风尘,忍不住问:「怎麽是你一个人回来的?爸呢?」
 
张文表情一痛,不过马上装做漫不经心的说:「死了!」
 
「哦,是怎麽死的?」
 
姐姐的淡定出乎了张文的预料,或许在她的生命里父亲这个角色只是一个模糊的词语而已,说是有什麽感情那纯粹是骗人的。
 
「车祸,後事全处理完了。」
 
张文语气有些低落的说道,虽然对於父亲抛弃这个贫穷的家的做法有些不认同,但张侯明对於家里这根独苗的疼爱却也是让张文十分的感动。父子之间的感情还是比较好的!
 
「那就好!」
 
张少琳说完沈默了一下:「对了小文,你回来就好了。咱们一家又可以团聚了!」
 
团聚?一家?张文怎麽感觉这些都是那麽的陌生,尽管姐姐表现的很亲切体贴。但习惯了城市的生活让他呆在这连个电视都没有的地方,人绝对会疯掉的。但望着姐姐眼里那热切的期盼,张文也不敢把这话说出口来,只是含糊不清的说:「等我那边的事都处理完吧,到时候再说!」
 
「好,你累了一天要不先睡一下吧!姐给你铺一下被盖。」
 
张少琳说完殷切的从可以称为柜子的破木箱里拿出了一张草蓆在靠里边的位置扑了起来,又拿出一床红色的被子,颜色已经暗淡了。一点都不鲜艳,但可以看出来已经是家里最好的被褥。
 
张少琳边铺边问:「对了,你是怎麽来的?」
 
「坐车,走山路啊!」
 
张文理所当然的说道,累了一天这猛的一放松下来有点腰酸背疼的感觉。还真是有些困了,看着这个小被窝就感觉特别的亲热。不过这麽热的天穿着衣服睡有些不舒服,想脱吧!还不太敢。
 
张少琳似乎总是那麽的聪明,一下就看出了弟弟的想法,笑呵呵的说:「天热,咱家这还算通风。要不你把外边这衣服脱了得了,我去给你打个水洗洗脚。」
 
「不用,就这样!我自己去洗就行了。」
 
张文尴尬的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了拖鞋後朝外边走去。
 
张少琳有些不放心,担心这个城里娇生惯养的弟弟不适应山村的生活,赶紧跟了上来。到了井边以後殷勤的打了一盆水放在地上,自己动手帮弟弟洗了起来:「对了小文,我记得没错的话今年你都十七了,读没读书啊?」
 
张文想自己洗的,但拒绝不了姐姐的热情。只能有些不好意思的享受着清凉的井水和姐姐温柔的手带来的舒服感觉,想也没想的就答:「学了,我刚高中毕业!」
 
张少琳的眼睛马上放出了亮光,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你真了不起,咱们村里还没出过一个初中剩呢!」
 
尽管张文对於家乡的贫困有些准备,但没想到居然会落後到这个程度,想了一会後小心翼翼的问:「那,小妹上没上学?」
 
「她啊,没赶上好时候。等她该上学的时候村里的老师早跑了,我就读了四年级,勉强认识一些字而已。」
 
张少琳表情自然的说道,在这个还有些封建的山村里,女子无才便是德还是有一些影响的。
 
洗完脚後一回屋,张文已经有些忍不住从随身的大背包里拿出了一条烟,拆後点了一根,边抽着边整理脑子里杂乱的想法。
 
从懂事的时候开始父亲张候明就带着自己在城市里沿街摆摊卖水果,虽说挺累的但一个月下来也没少赚。十一岁那年张候明用攒下的钱在城郊买了一个小平房,虽说是旧的但也让一直到处漂泊的张子父子高兴的睡不着觉,一年後那块地方动迁。张候明拿到了人生中最多的一笔钱:50万。张文清楚的记得当父亲手捧着存折时整个人激动的样子。
 
从小自卑的自己似乎没有几个朋友,本来高考完了该是父子俩好好团聚一下的时候,但天降横祸,父亲却在买菜的时候被一辆极驰的车子给撞飞了,等张文再看到的时候也只是他血肉模糊的屍体。忍着心里的悲痛把丧事全办好以後,张文才从父亲的遗物里找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自己的母亲是谁这些消息。
 
也知道了父亲是害怕这个贫穷的山村才会抛下结发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女儿,带着自己跑了出去。说到底还是传统思想在做怪,虽说一直缺少了母爱。但张文一直都不怨恨父亲,因为他一直孤身一人给了自己所有的爱,或许自己站在他的位置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想着想着,张文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了。禁不住睡意的困扰,在潮湿的海风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迷糊的感觉有人过来了,但张文还是不想醒!这种既热又潮湿的海风很容易就让人没有精神。张文只是转了个身後又继续睡觉了,不过隐约中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啜泣。
 
「小文,小文!起来了。」
 
好一会後张文感觉到一只温柔的手摇着自己的肩膀,听见是姐姐的声音这才才梦中醒来。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看,到处都是昏暗的一片,外边也没有了阳光。难道自己睡了一下午了?
 
「姐。」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放松的原因,张文自然而然的叫了她了一声!
 
张少琳听完呆了一下,接着全身颤抖,明显很兴奋的样子。秀美的小脸上布满了笑容,突然眼角一闪,怎麽也忍不住的流下了两行清泪,拉着张文的手说:「好弟弟,回来就好了!回来就好了。」
 
「姐,你别哭啊,是不是我说错了什麽!」
 
张文一阵手忙脚乱,本能的想抱着她却马上停了下来。虽然眼前一出楚楚可怜的美人让人十分的心疼,但她却是自己的亲姐姐。即使说是亲情的关怀,但张文还是忍不住起了邪念。
 
「没有,姐是高兴的!」
 
张少琳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後,朝张文甜甜的一笑:「赶紧过来吃饭吧,妈做好了饭在等你了。」
 
「好,你先出去吧!我换一下衣服。」
 
张文点头说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脑子里对於亲生母亲还是没多少的印象,一摸自己身上都是汗,粘稠的特别难受。
 
「嗯,你快点吧!」
 
张少琳高兴的应了一声後走了出去。
 
张文这才打开自己的大背包翻了起来,这里边有给妈妈买的礼物。轻轻的拿出来一个深红色的小盒子,打开後里边一条洁白的珍珠项链分外的惹眼。张文看了一会後,想了想又塞回了包里。翻来翻去的找出一条短裤换上後,把包里剩的那些自己路上吃的小零食拿出来一些,怀着忐忑的心情朝院子里走去。
 
刚走出房门口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迎面飘来的风里带着一股刺鼻的海鲜的腥味,既臭又有点酸!一看前边一排竹架子上挂着一条条的鱼乾,闻着这样的味道觉得有些反胃。走到後边以後一看姐姐和妹妹正在一张老旧的小落地桌上摆着碗筷,两人似乎还在讨论着什麽,惟独就是不见妈妈的身影。不由疑惑的问:「妈呢?去哪了?」
 
「哼,叫的那麽亲热!」
 
小丹转过身来,看见张文并没有给他好脸。有些阴阳怪气的哼了一身後就院南边一间还冒着烟的小土房跑去。
 
「这孩子!」
 
张少琳无奈的叹了一声後,笑笑的朝张文说:「小文你先坐,妈在炒个菜就好了!咱们马上吃饭。」
 
说完也朝那走去了。
 
张文想了想,左右再怎麽紧张都得见上一面。索性把手里的零食放到地上後,找了一张看起来还算乾净,但一坐上去就好像快散掉的竹凳子坐了下来,点了根烟後视线一直停留在那间小土屋上边。
 
过了一会後,妹妹就手捧着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的小铁盆出来了。似乎她对张文有种不得而知的偏见,将铁盆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嘴里念叨着:「真是,不就回来个人吗?还得杀什麽鸡啊!」
 
说完一脸不满的坐了下来。
 
张文猜想妹妹可能是因为恨爸爸带走了自己,也害怕自己回来会让她没人宠了。所以才对自己那麽敌视,心里惆怅了一下後觉得还是得和她搞好关系,不管怎麽说她都是自己的亲妹妹。血浓於水的关系没办法改变。
 
「小丹,来!」
 
张文语气里说不出的温柔和溺爱,像哄小孩一样的朝她招了招手。
 
「干嘛?肯定没好事!」
 
小萝莉语气不善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好奇的坐到了张文的左边。
 
张文赶紧拿出那一整袋的布丁和一盒巧克力悄悄的塞到她的手里:「这个你拿着吃吧!」
 
张少丹看着手上的零食,眼里马上闪过了一丝亮光。嘴谗的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张文溺爱的眼神知道自己今天有点过份。不过还是倔强的说:「你对我那麽好干什麽,我先说了!我吃了也不会和你好的。」
 
「行行,你吃着高兴就好了。」
 
张文笑呵呵的说道,小孩子一般都这样。他也从十二三岁的那个年纪过来的,知道妹妹虽然说得很倔强,但语气已经没刚才那样的生硬了。
 
张少丹迫不及待的拆开了盒子,光的精美的包装就让她看得喜笑颜开,动作小心的从里边拿出一块精致的巧克力块,刚想放进嘴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放了回去。张文见状不由疑惑的问:「小丹,你怎麽不吃啊?」
 
「我等妈妈和姐姐一起吃,她们也没吃过!」
 
张少丹摇了摇头後一脸坚决的说道。说完狠心的把巧克力和布丁放在了桌子底下,这样看不见的话自己还能好受一些。
 
这话一进耳里,张文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这些在城里可以算得上普通,甚至不起眼的零食在妹妹的眼里却是那麽的珍贵。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十多年来她们是怎麽过来的!看看桌子上的那盆香喷喷的鸡肉,张文有些愧疚的问:「小丹,中午你们吃的是什麽?」
 
「咸鱼乾!」
 
张少丹本能的答道。
 
「还有呢?」
 
张文追问道。
 
小萝莉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张文,语气有些嘲讽的说:「还有什麽,就是玉米粥了。你怎麽问这样奇怪的话?」
 
「哦,那这鸡是家里养的吗?」
 
张文看着妹妹天真的样子,心里不由的痛了一下。
 
「家里哪来的鸡啊,是妈买的。」
 
小丹说着,蹑手蹑脚的拿起一块鸡肉偷偷的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一下後。看张文楞住了,马上用一副撒娇的语气说:「一会你别说我偷吃啊,我都一年多没吃过鸡肉了!」
 
张文坐着没有动弹,脸上木然的没有任何表情。但心里却像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了两行眼泪。实在难以想像她们年是怎麽过来的,这样简陋的房子,这样贫穷的生活。难道就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吗?
 
再仔细的一看妹妹,虽然漂亮可爱。但皮肤里有一种缺乏了营养的病态白,小身体也是瘦瘦小小的。小手瘦得有种一撅就断的感觉,再联想一下自己小时候被同学们骂没有妈妈的野孩子时的心情,就不能想出她在童年里因为没有爸爸所受到的委屈。从进门以後一幕幕闪过脑子里,觉得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张少丹到底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对张文的不善只不过是想发泄一下被小同伴嘲笑的不满而已。眼见自己的哥哥,一个高大的男孩子在自己面前默默的流泪,心软了一下後。轻轻的凑到根前,伸出软软的小手轻轻的抹掉张文的眼泪,语气愧疚的说:「你别哭了,我不是故意要气你的。」
 
「傻丫头,哥哪会生你的气啊!」
 
张文稍微欣慰了一下,毕竟妹妹只是耍耍小孩子脾气,对自己还是没什麽恶意的。轻轻的伸手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
 
「那你不哭了好吗?」
 
张少丹撒娇一样的说道。
 
「行,小丹!来坐哥这。」
 
张文拍了拍自己的腿後说道。
 
小丹没半点迟疑,一下就坐到了张文的腿上。娇滴滴的说:「嗯,只要你不哭就行了。对了,你和我讲一下外边怎麽样好不好?」
 
张文知道现在正是她好奇心大的时候,心里没有半点的色心。只有温情的感觉。自然的伸出手去抱住妹妹柔软的小腰後,语气有些向往的说:「外边的世界啊,没这里好!有高楼大厦,但没有邻居。有房子,但却没有家。」
 
小萝莉这时候还听不懂这样的话,只是低头想了一会後。不相信的说:「不对,我听人家说外边的世界很好。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好多好玩的!学校一个个修的很高,而且还很漂亮。」
 
「呵呵,对!但那些都是光鲜的外表而已。」
 
张文亲昵的刮了妹妹的小鼻子一下,惹来了她一个白眼後大笑着说:「我还是觉得这里好,有你,有姐姐,有妈妈。这才是我的家!」
 
「有什麽好的,整天不是看那些虫子,就是上山拔拔野菜。一天到晚的没什麽好玩的事!而且还没好吃的东西。」
 
小丹撒娇一样的说道,撅着嘴的小模样特别的娇嫩可人。如果不是亲妹妹的话张文真想亲一下她那薄薄的小嘴唇。
 
张文想了一下後,问:「小丹,你想不想读书识字?」
 
「想啊!」
 
小萝莉兴奋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後又一脸失落的说:「但乡里的学校一个老师都没有了。去哪学啊?」
 
张文得意的指了指自己:「我,你帅气的老哥!刚刚高中毕业,教你应该没什麽问题吧!」
 
「哥哥你都读高中了。」
 
小丹这时候已经忘了心里的那一点芥蒂,表情自然的喊了出来。
 
「是啊,我的好妹妹!」
 
张文高兴的将她抱紧了一些,妹妹的小躯体给自己的感觉是那麽的瘦弱,那麽的需要自己的关怀和呵护。
 
「谁,谁说我是你妹妹啊!」
 
小丹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